永续行业在荷兰为什么那么红?
作者:编辑部
2021-09-03
摘要:在荷兰,进入永续行业工作,是超火的趋势。而且,每年都还有新专业、新职缺萌生。然而,投入这一行需要的跨领域能耐,可不好学。

“从事‘实践环保’的相关工作,会穷一辈子吧。”这是许多很多人对永续人才的刻板印象。

殊不知,在荷兰,进入永续行业工作,可是热门趋势,即使在去年疫情期间,职缺依然畅旺。

疫情期间,荷兰一些大银行曾经裁员,但由于欧洲推动绿色新政,永续金融部门还是持续招人。再如,和制造业永续部门相关的职缺,招聘频率也很高。至于薪水待遇,因为荷兰已“无处不永续”,尽管各行各业的永续职位薪资不尽相同,但年年都会有新专业职缺长出来。

相形之下,别处永续行业好像就没这么火了。但在荷兰学永续,容易吗?“非常烧脑!”荷兰人重视研究过后,还要能实际“用”出来,所以并不只是写写论文就行了。

 

荷兰Wetsus中心,每年帮企业解一百道题

“我有很多学长姐,刚毕业就能接项目做生态顾问,因为荷兰已成了欧盟治水的领头羊,就连新兴的东欧国家也来借鉴,”曾在荷兰取得水科技硕士的A指出。

生态顾问炙手可热,但养成并不容易。主因是这类新型人才,传统大学不见得有能力培育。也因此,Wetsus的教授期待学生解决的,是挑战全球各国还看不懂的超新水议题,或是可类比成有收徒弟的“水研院”。

虽然自己已取得硕士学位,在这里读第二个硕士的经验,还是充满挑战,常发现即使是业界认定的基本观念,同学也敢颠覆。同时一个问题,会被教授要求用好几种领域知识来解,让他常深恐学问不够用。

可持续中心的目标,是帮助每年来自全球超过百家赞助企业,除了找水领域的新科技之外,还得确实导出可能获利的新商模,而且,每家公司的问题还不一样,等于每年要解一百个题,有些问题同时遇到化学与生物,还得找两边专家一起思考。

因此,他们的教授不只要从欧洲各校请来,还得打破科别齐聚一堂,带领学生不设限地发想才行。

光是研究水的问题,会不会太狭隘?柏斯塔表示,问题是越研究越多,只要把同样的技术,实践在新的领域,就有新机会产生。

例如水质提升,可以用在需要纯净用水的半导体业上,也能跨足医疗,研究医院内不让病人染病的干净用水。而用来监控环境水质的技术,荷兰也能运用来追踪水里的新冠病毒动向,做疫情预警研究。

伯斯塔强调,荷兰光是水资源管理领域,就有上千家企业,却不至于“没水喝”,就是因为很懂得跨领域找新机。

 

没有太多前辈卡位,适合年轻人冲刺

实际上,荷兰永续行业工作,远远不只是治水领域,许多行业都把推展永续相关方案的人才当做标配。然而,因为发展日新月异,这些人才也很需要迅速学习新事物能力。

Sharon在荷兰一家永续供应链服务商任职,她强调自己身处的这一行,由于供应链永续化的需求在短时间内激增,资历不再是公司招聘时的重点,它们比较重视的,反而是学习能力。例如,面对一些环保新法规,就要能马上掌握会影响到的层面。

目前在荷兰金融业专责永续私募基金业务的Rui强调,传统金融业的方法与典范较多,跨足永续领域却不一定都适用,因为这里不光是要顾及获利,也要评估环境与社会面的影响。永续金融的分析框架、法规体系都还在发展,很多时候得靠自己摸索,同时也要兼顾各种产业面的适用性。

不过,永续行业虽有照顾环境思惟,企业营运与获利仍是最重要的。在半导体业专责永续项目管理的员工就提醒,像她工作时需要面对的利害关系人,就横跨十个单位,要推动永续专案,常得和单位保持沟通、谈交换条件,绝对不只是喊喊“爱地球”这么简单。

整体而言,他们都肯定未来做“永续”这一行,将是全球焦点人才新趋势,因为光从欧盟这几年的新法规看来,一个气候变迁议题,就可以衍生出更多新规范,研究不完。

对年轻一代来说,永续这一行没有太多前辈卡位,是开阔的新事业领域。但各地若要走到这一步,投资人才与培育人才的思维,势必得要积极改变。